首頁>檢索頁>當前

                                  俞孔堅:美麗世界的“魔法師”

                                  發布時間:2023-08-18 作者:季昕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俞孔堅有著多個身份和頭銜,美國藝術與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建筑與景觀設計學院院長、《景觀設計學》主編、“土人設計”創始人、“海綿城市”先行者……但他更看重自己作為一名教育者、環境美學倡導者的使命。從回國在北京大學創立景觀規劃與設計研究中心開始,他不斷奔走疾呼,推動中國景觀設計學科的設立。

                                  采訪俞孔堅是在一個寧靜的午后,陽光透過窗戶灑滿他的辦公室,光線在綠植間跳躍,滿眼一片生機勃勃。他剛從云南大理調研歸來,穿著頗帶標志性的紅毛衣,更襯著他久曬后的皮膚黝黑發紅。他滔滔不絕,既陽剛自信,又話鋒犀利。他用“美麗的”“丑陋的”“真實的”“虛假的”向記者講述自己的所睹所思,亦如同他筆下所透露出的“愛恨交織”?!毒坝^設計學》編輯部的同事形容,他這是“憤怒的熱愛”。

                                  為何憤怒?或許詩人艾青的那句“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正是俞孔堅的心聲。同為浙江金華人,同為海歸,俞孔堅或許有著與艾青相似的情感,對祖國、對故土都滿含深沉的熱愛。

                                  鄉愁

                                  俞孔堅的言辭犀利,只為了傳播一個“真善美”的理想。

                                  他口中的“真善美”,是基于生態文明對景觀的綜合評價標準。真,是景觀要基于生態過程,體現可持續的理念。善,是景觀要為人類及其他生物服務。美,是景觀要喚起人類在進化過程中與自然產生的情感。

                                  俞孔堅對未來景觀的期待,便是這種“真善美”的和諧。

                                  建設生態文明、建設美麗中國,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為實現中華民族永續發展作出的重要決策。

                                  建設美麗中國,俞孔堅覺得景觀設計學在其中可以發揮三重作用——規劃美麗的格局、構建美麗的形態、培育美麗的行為。他認為,要形成自然與人類棲居空間和諧的格局,人與自然要劃定邊界,要從上至下進行國家、城市、鄉村乃至街道的人與自然關系的規劃和設計。他與團隊的研究成果通過國土生態安全格局的構建,為明智的保護和發展提供科學的空間規劃依據。

                                  “構建美麗的形態,要創造深邃之形(Deep  Form)?!庇峥讏詮娬{,深邃之形是建立在健康的生態過程基礎上的人類美好憧憬和設計,是將人類的欲望建立在生態基礎上產生的形態。俞孔堅將深邃之形的理念融入自己的作品中,廣東中山岐江公園是他回國后的第一個項目。他改變了以往推倒重建的做法,充分利用園址中廢棄的舊造船廠,將其改造成一個具有現代功能的景觀,留下城市工業化階段的一段“鄉愁”。此后,他為沈陽建筑大學設計了一片校園稻田,展現豐產之美。在秦皇島湯河的項目里,他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原有河漫灘的植被和棲息地,只設計了一條長度將近500米的紅色板凳供人們休憩使用,以最小化干預的方式表達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這種體現健康、豐產、生機勃勃的可持續的景觀,正是俞孔堅所說的深邃之形。

                                  “培育美麗的行為,需要讓人到自然的環境中去理解自然、懂得自然,從而建立綠色、低碳、健康的生活方式,進而實現環境的美麗?!庇峥讏哉f。

                                  正如恩格斯所說,人本身是自然界的產物,是在自己所處的環境中并且和這個環境一起發展起來的。俞孔堅認為,“這也從另一種意義上反映出建設美麗中國的重要性,什么樣的環境造就什么樣的人”。

                                  從浙江省金華市東俞村走出后,40多年間,俞孔堅走過許多國家與地區,但家鄉始終是他的牽掛。鄉愁,是俞孔堅靈感的源頭。曾經,故鄉的山水讓他得以感受自然的美好,他在那片傳承著久遠血脈的土地上不斷發掘、認知藏于歲月深處先人的智慧,并將這智慧與現代科技融合發展,作用于當代的中國與世界。

                                  p10.jpg

                                  俞孔堅

                                  俞孔堅是幸運的。改革開放讓他有機會走出國門,發現一條修復他心中桃花源的路,“修改寫在大地上的文章”。

                                  改革開放45年的風雨兼程,中國與世界交融得更深更實,在這個過程中,涌現出無數深刻改變中國與世界的留學人才,他們是國家建設的棟梁,也是改革創新的開拓者。在國門初啟的那個階段,他們主動地,或是被動地成為歷史的締造者,但歷史,總在偶然中蘊藏著必然。

                                  尋路

                                  進入北京林學院(現北京林業大學,以下簡稱“北林”)學習是個意外,被園林專業錄取時,俞孔堅對這個專業還知之甚少。但逐漸地他發現,“原來園林是這么一門集詩歌、建筑、園藝等人類文明精華為一體的高雅藝術”。那時的他,滿懷敬慕。

                                  畢業后留校任教,俞孔堅也踏上了造園之路。而那時,他卻發現家鄉環境正在遭到破壞,各地如火如荼發展經濟的同時,很多城鎮因過于追求速度而盲目規劃、無序建設,致使水土流失、環境污染嚴重。目睹工業化引發的生態惡化,俞孔堅常常陷入沉思。他問自己:“世界上有沒有一門學科,可以解決更大尺度上人與自然的關系?”

                                  在全國林業院校進口圖書教材中心的櫥窗里,他看到了生態規劃之父伊恩·麥克哈格(Ian McHarg)的著作——《設計遵從自然》(Design with Nature)。一扇窗就此打開。

                                  這本出版于1969年的書寫作背景是基于當時西方國家所面臨的城市化和環境危機。書中,麥克哈格將生態學原理應用于城市及區域景觀規劃,并指出解決當前危機的關鍵就是科學合理地協調人與自然的關系。

                                  “這本書打開了我的視野,把我對園林的認知拓寬到對整個人類生存空間的維度,也讓我看到了學科未來的發展方向?!倍嗄旰?,當俞孔堅執教于北京大學時,他也將構建宏大視野作為景觀設計學人才培養的核心。

                                  1992年,帶著對這門學科的向往,俞孔堅前往美國哈佛大學設計研究生院學習。

                                  p12.jpg

                                  留學時期的俞孔堅(后排左二)

                                  從1900年哈佛大學開設第一門景觀設計學(Landscape Architecture,LA)課程起,美國景觀設計學科及教育至今已走過百余年的發展歷程。留學時,俞孔堅跟隨景觀和區域規劃、景觀生態學、地理信息系統和計算機等領域的學者學習研究,還經常在學校走廊里遇到麥克哈格、皮特·沃克等當代知名學者和設計師。觸摸學科前沿,與大師的交流探討,西方先進思想理念與東方故土文化的碰撞融合,極大影響著他的設計理念的形成,也塑造了他宏觀的思維方式。對景觀設計學,他開始理解得更加深刻、更加全面。

                                  在美國學習和工作期間,俞孔堅始終關注著中國的建設發展,關注著大規模、快速城市化帶來的生態環境改變。同時,他也看到工業化進程給美國生態環境帶來的副作用,土壤污染、水體污染、生物多樣性喪失……巨大的沖擊使他再度陷入沉思,“中國在進入快速工業化和城鎮化階段后一系列的做法是否在重蹈美國的覆轍?在國內被認為先進的工業發展模式,是否恰恰需要反思、批判并改變?”

                                  此時的俞孔堅相信,景觀設計學正是當時中國急需的、用以協調嚴峻人地關系的學科。

                                  他在著作《生存的藝術》中引用了景觀設計學教育家佐佐木的一句話:當前,景觀設計學正站在緊要的十字路口,一條路通向致力于改善人類生存環境的重要領域,而另一條則通向膚淺裝飾的雕蟲小技。

                                  俞孔堅無疑選擇了前者,他對景觀設計學寄予了無限厚望,他希望在面對全球化和城市化帶來的環境與生態危機、文化身份危機、精神信仰缺失時,當代景觀設計學能承擔起重構“天地人和諧”的重任。

                                  開拓

                                  1997年,俞孔堅回國了?;貒?,他決定做三件事。

                                  他加盟北京大學,創建了北京大學建筑與景觀設計學院并任首任院長,培養具有宏大視野的景觀設計人才;他創辦了高端學術性期刊《景觀設計學》(Landscape Architecture Frontiers,簡稱LAF,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并擔任主編,促進國內外景觀設計學研究人員間的學術交流;他創立了北京土人城市規劃設計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土人設計”),帶領團隊主持參與百余項國內外重大規劃與設計項目,將前沿設計研究理念實踐應用。

                                  俞孔堅認為,在北大進行新學科的創建和新知識理念的傳播是北大“常為新”傳統的延續。他要打破傳統賞玩閑適的貴族化審美情趣,創造以綠色低碳、健康環保為理念的新的美學觀,為中國培養一批具有景觀設計學思維、具有獨立思考能力和創新精神的新青年。

                                  然而,學科的創辦經歷了一個漫長的過程?;貒?,在景觀規劃與設計研究中心的基礎上,經過6年的摸索與準備,北京大學景觀設計學研究院成立,景觀設計學專業教育也正式開啟。那時,國內還沒有國家承認的正式的景觀設計學專業。2010年,北京大學建筑與景觀設計學院的成立使景觀設計學有了更加完善的學科發展平臺。如今,學院已遷入新落成的景觀設計學大樓,20多年間,這里走出了1100多名研究生,他們奔赴世界各地,用行動詮釋景觀設計學的價值與意義。

                                  為了讓新的思想理念得到更大范圍的傳播,俞孔堅決定要辦一本能開啟景觀設計學學術趨勢與實踐項目交流的先鋒性刊物,要讓中外學者、實踐者云集在此,讓各種不同的思想得以抒發。在出版了系列“景觀設計”學術書籍后,2013年,中英文雙語期刊《景觀設計學》正式創辦。2015年,期刊獲得美國景觀設計師協會(ASLA)年度交流類榮譽獎。該獎評價道:這是一本在中國景觀設計語境下走得更前沿、看得更高遠的期刊(A publication that is far and above what we have seen in discussions of Chinese landscape design)。

                                  p13-攝影黃慧靖.jpg

                                  俞孔堅手捧《景觀設計學》(Landscape Architecture Frontiers)  攝影|黃慧靖

                                  辦學創刊是為了思想的傳承與發展,而創立“土人設計”則是要進行知識理念的應用與檢驗?!笆欠窈侠??是否能夠被社會接受?是否能夠真正發揮作用?”與此同時,“土人設計”也為期刊的成長和學術活動的開展提供了相應支持。

                                  回國后,俞孔堅帶領團隊在大江南北調研,進行深入理論研究并運用于實踐。他批評“城市化妝運動”,反對浪費無度、缺乏人文意識和環境意識的大型公共建筑,質疑缺乏土地倫理和系統科學指導的城市規劃設計及江河整治工程等,他倡導“足下文化與野草之美”的新倫理和新價值觀,推崇“大腳美學”,提出生態優先的“反規劃”(Negative-planning)理論,強調保護現存的關鍵性自然和文化遺產及具有戰略意義的游憩資源,盡快劃定保護底線,希望遏制生態破壞和環境污染加劇的趨勢。他與市長們對話,給各級部門的決策者寫信,希望通過影響他們以改變相關政策,扭轉傳統規劃造成的生態損害。他提出的構建國土生態安全格局等建議,推進了國家生態安全格局規劃和生態紅線劃定的進程,其理論方法被廣泛應用于全國生態安全格局規劃及大量城市的建設規劃中。

                                  然而,有形的政策容易建立,無形的阻隔卻依然存在。俞孔堅知道,要突破這些阻隔,很難。他成了景觀界頗受爭議的人。

                                  但非議與質疑并沒有阻止俞孔堅的步伐,他依然朝行青泥上、暮在青泥中,執著地踐行著自己的理想。欣慰的是,俞孔堅的執著與所作的杰出貢獻也使他獲得了與之相當的榮譽。僅近幾年,他便先后獲得景觀設計和風景園林界的最高榮譽——杰弗里·杰里科爵士終身成就獎、生態哲學領域和生態文明領域的最高獎項——柯布共同福祉獎。

                                  共識

                                  “中國的景觀設計學必將是世界的景觀設計學?!痹?006美國景觀設計師年會暨第43屆世界景觀學與風景園林大會上作主旨發言時,俞孔堅以此為志。此后,他開始了景觀設計學“全球巡講”,在眾多國際場合發表演講,致力于將中國景觀設計學的聲音傳向世界。

                                  俞孔堅說:“這幾年,來自中國的基于自然的設計模式已經走向世界,像海綿城市的理念已經被國際社會認可,成為解決全球性問題的中國智慧?!?/p>

                                  俞孔堅告訴記者,當前,全球氣候變化已經導致曾經氣候溫和的歐洲國家遭受嚴重洪澇災害。然而,由于歐洲大部分城市都是基于工業技術構建的城市基礎設施,這些灰色基礎設施缺乏韌性和彈性,難以實現洪澇的自我調節。自2013年以來,海綿城市(Sponge City)理論在中國各城市的規劃實踐中得到更有力的推行,這樣的實踐傳播也引起了世界范圍的關注,并在世界很多城市建設中被積極采納。在國際學術檢索系統中有大量關于Sponge City的論文,基于自然的解決途徑及海綿城市的研究成果也是外媒爭相報道的熱門話題。

                                  image.png

                                  俞孔堅領銜設計的部分項目作品。1、秦皇島湯河公園 2、金華燕尾洲公園 3、六盤水明湖國家濕地公園 4、泰國曼谷班嘉琦緹森林公園

                                  早在2003年,俞孔堅和李迪華教授所編著的《城市景觀之路:與市長們交流》中便提出“海綿”的概念,其指出河流兩側的自然濕地如同海綿,有著蓄洪涵水的重要作用。此后,俞孔堅系統提出和構建了海綿城市的理論與方法,探索用生態學原理和景觀設計學的方法進行城市防洪和雨洪管理,建設水韌性城市、進行生態水凈化和工業廢棄地的生態修復。

                                  與此同時,他將海綿城市的理念用于實踐,在天津橋園公園項目中,使用簡單的填-挖方技術,形成泡狀生態海綿體,通過收集酸性雨水改良堿性土壤,將原先廢棄的鹽堿地變為一個能自我繁衍的生態系統,同時形成一個生機勃勃的城市綠地。這一項目榮獲了當年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后又榮膺2009年世界建筑節全球最佳景觀獎和2010年美國景觀設計師協會(ASLA)榮譽設計獎。類似的海綿工程在秦皇島濱海生態修復、哈爾濱群力國家城市濕地公園,以及泰國曼谷班嘉琦緹森林公園等多個項目中被實踐應用。

                                  image.png

                                  俞孔堅領銜設計的部分項目作品。5、哈爾濱文化中心濕地公園

                                  俞孔堅說,很多人認為海綿城市是源自西方LID(Low-Impact Development,低影響開發)的理論,但實際上海綿城市是源于中華農耕文明的生態智慧,是適應中國復雜的地理氣候特征而提出的,是以中國悠久的水文化遺產為基礎,融合現代雨洪管理技術和生態城市思想而形成的理論、方法和技術系統?!爸袊兄迩昱c自然相處的實踐經驗,這些以生命為代價總結出的文化遺產,經過當代科學與技術的提煉,正是生態文明時代所迫切需要的知識。這是中國可以向世界提供的智慧和經驗?!?/p>

                                  2015年,《景觀設計學》以“海綿城市”為主題策劃制作了一整期內容,俞孔堅在卷首語中引用老子的“道常無為而無不為”來闡釋海綿的哲學,即將遵循自然視為最高原則。

                                  在《景觀設計學》上,每一期都會圍繞這樣一個鮮明的主題進行廣泛深入的討論,過去兩年間,選題涵蓋了“生態系統文化服務與景觀實踐”“跨越景觀本土化”“全齡友好與包容性城市”“氣候變化與韌性人居環境”等。很多時候,《景觀設計學》被視作一本系列教科書,通過聚焦行業熱點議題、先進理論與前沿實踐,拓展公眾對于景觀設計學的認知。

                                  “現在,公眾對Landscape(景觀)的理解已不僅局限在視覺美學的意義上,景觀設計學也不再只被賦予‘人們裝飾土地和娛樂的藝術’的功能。人們開始站在科學的視角上重新理解Landscape,共識已經慢慢形成?!庇峥讏缘哪樕蠞M是笑容。

                                  有共識方有共為。俞孔堅希望通過《景觀設計學》形成一個世界范圍內的共識群體,促進設計理念的更新與傳播,推動文明的發展。這些年,他欣慰地看到,隨著期刊的不斷發展和壯大,不同領域、不同國家、不同文化間的交流變得更加頻繁而深入,期刊打破了東西方之間的隔閡,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參與其中,促進了世界景觀設計界的共同進步和發展。近幾期《景觀設計學》邀請了領域內優秀的中外青年作者擔任客座主編(Guest Editor),“讓他們感受到更多的擁有感和歸屬感,更有利于促進世界范圍內共識群體的形成?!?/p>

                                  對于期刊的未來規劃,俞孔堅說,要吸引更多青年人才的加入,讓期刊更加國際化、更加學術化。

                                  人才,是亙古不變的話題,也是永續發展的源動力。俞孔堅對于新時代的景觀設計學人才也有著他的期待,“要構建宏大的視野,一方面,要建立完整的歷史知識體系,能系統認知宇宙、地球、生命的起源與演化,以及人類文明發展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并要保持危機意識,思考如何實現人類生存環境的可持續。另一方面,要能系統全面地進行物質空間的規劃設計,架設起當代科學、藝術與現實環境間的橋梁,展現人類的當代價值觀和審美觀,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p>

                                  俞孔堅確信,視野一旦打開,總有后來者實現他們共同的理想,尋回心中的桃花源。(本刊記者 季昕)

                                  來源:《神州學人》(2023年第8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prestonthomas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亚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秋霞蜜臀,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电影,亚洲欧美日韩国产,中中文字幕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