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張福鎖:用“科技小院”書寫美麗鄉村“大文章”

                                  發布時間:2023-08-18 作者:賈文穎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編者按:古時,人們擇水而居,臨水成村,依水設邑。如今,人們崇尚綠色生活,最詩意的棲居莫如望山見水而居。從古至今,人類對于自然的追求從未止息。黨的十八大以來,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指引下,我國生態環境保護發生歷史性、轉折性、全局性變化。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習近平再次強調,全面推進美麗中國建設,加快推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

                                  綠水青山、綠色農業、綠色能源、綠色工業、綠色低碳城市……生態文明建設不僅推動著經濟綠色高質量發展,也展現出美麗中國的自然本色,托起了美麗中國之夢。在筑夢的過程中,涌現出無數甘于奉獻、守家護園的杰出人才,其中不乏海歸的身影。他們深耕于各自領域,助力可持續發展,以“工匠精神”鑄就著大美中國;他們挖掘中華文明中蘊藏的豐富生態文化,讓這些樸素的生態智慧穿越時空,重新綻放生機與活力,為全球生態文明建設貢獻中國智慧與中國方案。大美中國,正成為一張更加亮麗的名片,在世界舞臺上熠熠生輝。

                                  5月底的一天,云南大理,初升的陽光照在洱海湖面上,泛起點點金光,一些不知名的水鳥在湖面嬉戲。早上6點半,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教授張福鎖從洱海流域農業綠色發展研究院走出來,開始晨練。這天,他上午要參加3個會,下午還要趕回北京處理其他工作。張福鎖很忙,早晨是難得屬于自己的時間,所以只要在云南大理古生村,他每天清晨都會沿著洱海走一走。他覺得,這不僅可以鍛煉身體,還可以思考問題。

                                  2022年,張福鎖待在古生村的時間超過280天。對他來說,長期駐村已是常態。從2009年在河北曲周建立第一個科技小院開始,他便帶領團隊師生長期駐扎在農村一線,傾力投入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因在脫貧增收、轉變農業發展方式、推動農村文化建設等方面作出的貢獻,張福鎖于2018年獲得全國脫貧攻堅獎創新獎。至今,全國已建起1048個科技小院,覆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小院模式還推廣到老撾和非洲八國。讓實驗走進田間,科技小院開創了科技創新、社會服務和人才培養的新模式。

                                  2023年5月1日,中國農業大學科技小院的同學們收到了習近平總書記的回信??倳浵M瑢W們志存高遠、腳踏實地,把課堂學習和鄉村實踐緊密結合起來,厚植愛農情懷,練就興農本領,在鄉村振興的大舞臺上建功立業,為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貢獻青春力量。

                                  如今,張福鎖和他的團隊正在古生村探索“3.0+”版本的科技小院,希望通過科技賦能和人才支撐全面助力鄉村振興,為整個區域的人、生產生活和生態帶來全面的改變。

                                  回到農村

                                  這源自一次談話。

                                  2004年春節,張福鎖前往探望中國農業大學老校長石元春院士。交談中,石元春特意問了張福鎖的年紀,聽到回答后,石元春說:“你這個年齡,正是我下曲周的時候?!甭牭竭@句話,張福鎖一下子明白了石元春的深意。

                                  河北曲周鹽堿災害嚴重,是出了名的“老堿窩”。1973年,北京農業大學(現中國農業大學)的一批教師來到這里,同當地村民一起進行改土治堿試驗,從張莊400畝土地試驗成功,到王莊全村中試,再到曲周全縣的23萬畝,最后推廣到全國十大片區的4.7億畝,昔日的鹽堿灘漸漸變成米糧川。石元春,就是首批到達曲周的教師之一。

                                  “下曲周!”

                                  春節一過,張福鎖就帶著團隊來到曲周。他們發現,當地糧食產量雖然有所增加,但水、肥、藥、種子投入過多。于是,他決心改變當地生產投入高、環境代價高、作物產量低、資源效率低的局面,探索作物高產與資源高效利用相結合的可持續發展道路。2006年,曲周為他們無償提供了300畝土地用于建設高產高效現代農業研究基地,他們以此布置了20多個瞄準華北地區未來農業發展方向、高水平的長期定位試驗。

                                  試驗很成功,基地的作物長勢喜人,小麥畝產900斤,玉米畝產達1500斤。張福鎖團隊也收獲了豐碩的科研成果,僅2008年,團隊就發表100多篇論文,還分別在2005年、2008年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和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

                                  p5.jpg

                                  張福鎖在洱海水稻試驗田享受豐收的喜悅

                                  然而,在與基地一墻之隔的農民的田地里,作物產量卻比試驗田低了30%?!跋乱徊綉撏睦镒??怎么做才能貢獻最大?”張福鎖問自己。

                                  這一次,他決心走到農民中間。他們將工作地點搬進白寨鄉的一處閑置民房,和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為農民提供零距離、零時差、零門檻、零費用的“四零”服務。不久,這里就變成村里的活動中心,農民們有什么問題都會跑來找他們,并給這里起了一個接地氣的名字——科技小院。

                                  第一個科技小院就這樣建起來了,張福鎖團隊為農民引進了先進的生產技術,還和農民一起探尋增產增收的新路子。

                                  為了提高小麥產量,小院專家為農民提供了一個產量高、水分效率高、養分效率高的方案,但這個方案成本高,還需要多澆一次水。農民在實踐中覺得太麻煩,便減少一次澆水,增加兩次鎮壓。最終,小麥的產量雖然比專家制定的方案低了一些,但是收益高、成本低。這一案例也被張福鎖團隊寫進論文,發表在Nature上。

                                  除了農業增產增收,科技小院也給鄉村風貌帶來很大改變。村里的路修得更好了,房子建得更漂亮了,農民的狀態也越來越好,形成了共同學習、共同進步的氛圍。

                                  此后,科技小院的模式也在不斷成熟,從科技幫扶的1.0版本,到為產業興農的2.0版本,再到鄉村振興的3.0版本,科技小院走出河北,在全國各地“安家落戶”。四川布拖馬鈴薯科技小院通過“良種、良繁、良法、良品、良?!钡奈辶悸搫有履J?,改變了當地傳統粗放的種植方式,健全馬鈴薯產業鏈布局,近5年的幫扶給當地帶來至少5億元產能增加值;北京西槐莊科技小院在村里引進了水肥一體化、熊蜂授粉等先進技術,以及櫻桃番茄、水果黃瓜、甜糯玉米、黑皮花生、奶白菜等優勢品種,幫助村集體實現收入倍增;廣西金穗科技小院瞄準產業需求,采用“高校+農業種植企業”的研究生培養模式,在香蕉和火龍果優質高產高效栽培技術上開展科技攻關,累計創造經濟效益超過億元,實現由一產到多產的融合發展,推動當地產業升級。

                                  就像張福鎖最開始期望的那樣,科技小院真正做上了有用的學問。

                                  找到合適的土壤

                                  人的許多選擇,都可以從成長經歷中找到答案。

                                  1960年,張福鎖出生在陜西鳳翔的一個偏僻小山村,家里兄妹5人,吃不飽、穿不暖是常態。

                                  那個年代,物資貧乏,大多數農民生活艱難,只能靠種地勉強維持生活,加之自然災害頻發,莊稼經常歉收?!白叱鋈?,吃飽飯,成了我們兒時的夢想?!睆埜fi說。

                                  1978年,張福鎖參加高考并選擇了學農,被西北農學院(現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土壤農化系錄取。在學校,他忙碌而充實。

                                  那時,西北農學院的后面就是實驗站,出了校門就是農田,實踐機會很多。張福鎖說:“老師經常帶我們到地里去觀察講解、取樣分析,不僅讓我對生產實踐有了系統了解,也讓我學會了觀察研究的方法,對日后的學習和工作都很有幫助?!?/p>

                                  1982年,張福鎖考上北京農業大學,繼續攻讀土壤化學專業碩士學位。他發現,這里的老師和西北農學院的老師很不一樣,有人研究無人駕駛飛機,有人研究腐殖酸,有人研究造紙廢液的農業利用……“我意識到,科研需要站上更加廣闊的社會需求大平臺,眼界越開闊,取得的成果、作出的貢獻就越大?!?/p>

                                  西北農學院的實干和北京農業大學的視野,讓學生時期的張福鎖受益匪淺。

                                  1986年,張福鎖前往德國霍恩海姆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師從國際著名植物營養學教授馬斯納爾(Marschner)。在國際一流的植物營養研究所,他開始系統進行科研訓練,明白了科學一定要和生產實踐相結合。

                                  除了實驗室里有先進的設備,讓張福鎖吃驚的還有德國正在興起的環保運動?!拔覀冊趪鴥妊芯康氖窃趺磸耐寥览?、從礦物里找到養分讓作物增產,而人家這里的養分竟然多得成了污染物?!笨吹降聡奈廴局卫?,張福鎖決定不能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學成回國后,張福鎖看到,我國農業生產中化肥用量快速增長,糧食產量卻徘徊不前,化肥利用率不高,水體富營養化、氨排放超標等環境問題日益凸顯,依靠改土施肥等傳統思路無法解決既要增產又要環保的問題,必須創新理論和技術。

                                  p7.jpg

                                  張福鎖(中)與團隊查看洱海水稻試驗田苗情

                                  他在研究中發現,因為化肥的過量使用,土壤、空氣、灌溉水里富含養分,這些養分約占作物需要量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說,如果農民把這些養分都利用起來,就可以大幅減少化肥的使用,糧食產量不僅不會降低,還省錢。1994年,張福鎖提出“養分資源”概念,之后又發展了養分資源綜合管理理論。但在以農業增產增收為目標的那個年代,這個概念顯得有些超前。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2005年,農業部啟動全國測土配方施肥行動,張福鎖擔任測土配方施肥技術專家組組長。他帶領團隊,組織全國專家,立足生產一線,制定了33個針對不同糧食產區的大配方,指導農民“缺什么、施什么”,有效提高了肥料利用率,為推動科學施肥作出了突出貢獻。

                                  從農村走出去以后,年少的經歷一直指引著張福鎖,他始終明白,土地和農民是他永遠割舍不下的部分。在他看來,選擇回到農田也只是選擇了適合自己的土壤,汲取養分,生根發芽。

                                  做“立地”的科研

                                  除了自己,張福鎖總想讓這幫學農的孩子扎進農田,把課堂學習與鄉村實踐緊密結合起來,在實踐中培養知農、愛農的情懷,也找到適合自己干的事情。

                                  一開始,不僅學生不愿意去,他甚至被人說是“瘋子”。但張福鎖不在意這些,他說:“我們就是‘瘋子’,沒有‘瘋勁兒’干不成事?!彼X得深入農村的學生一定能磨煉出一身本領。

                                  憑著這股“瘋勁兒”,科技小院培養了一批知農、愛農的青年人才。

                                  2009年,陳延玲入學不久即入駐吉林梨樹縣科技小院,在那里完成了碩士和博士階段的學習。她指導和帶領農民科學種植,連續3年獲得梨樹縣頒發的農業突出貢獻獎,畢業后入職青島農業大學,將小院模式推廣到了山東。

                                  2010年,黃志堅只身一人駐扎到王莊科技小院,從浮躁到慢慢沉淀下來,幫助王莊的糧食實現豐收,積極為村民辦實事。2012年1月,他在村黨支部換屆大會上高票當選村黨支部書記。

                                  2011年,張江周來到廣東徐聞縣菠蘿科技小院,克服了水土不服,和大家一起以點帶面搞試驗,有效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實現增產增收。他自己也收獲了豐碩的科研成果,還被評為“北京市優秀畢業生”。

                                  ……

                                  扎進生產一線做研究,就是張福鎖講的“立地”。他希望研究人員、學生把最新的科學技術帶到農田里,在農業生產過程中找到農業科技創新的新線索,做出更高水平、更綜合、更系統的科技創新,更好地服務農民和農業綠色發展。

                                  這些年,張福鎖和團隊先后在Science、Nature、PNAS等國際刊物上發表300余篇論文。此外,他們也一直努力向世界講好中國農業發展的故事,期刊《農業科學與工程前沿》(Frontiers of Agricultur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簡稱FASE,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就是這一關鍵的科研工作國際傳播交流平臺。

                                  FASE是一本國際化英文季刊,張福鎖擔任期刊主編。FASE主要報道農業科學與工程領域最新研究成果和前沿進展,旨在促進農業科學各學科之間的交叉融合發展,目前已被DOAJ、Scopus、ESCI、EBSCO、CSCD等數據庫收錄,國際影響力逐年攀升。從2014年創刊至今,FASE共出版25期專輯,內容廣泛,涉及解決農業實際問題的“糧食安全”專輯,還推出了緊跟農業發展前沿與熱點的“農業綠色發展”專輯、“農業基因組編輯”專輯,以及大食物觀引領下的“食物系統轉型”專輯等,為應對區域和全球農業可持續發展挑戰的研究和思想碰撞提供了國際交流平臺。

                                  5月29日,2023年度《農業科學與工程前沿》期刊青年編委會在大理召開,張福鎖在會上與青年編委們交流辦刊理念和未來發展設想。他說:“我們要通過FASE表達各種科技創新在農業中發揮的作用,多考慮怎么更好地把我們的成果通過FASE反映出來,以及這些成果能給老百姓帶來什么好處,給社會帶來什么好處?!?/p>

                                  憑借實干和國際化的視野準確把握問題,這是張福鎖在科研實踐中一直遵循的準則。他將這些傳授給青年科研人員,希望他們勇擔時代使命,有“解民生之多艱,育天下之英才”的大胸襟。

                                  p8-攝影黃慧靖.jpg

                                  張福鎖(前排中)與FASE青年編委邊走邊探討期刊發展設想     攝影|黃慧靖

                                  “科技小院永遠在路上”

                                  其實,走到第7年的科技小院曾遇到很大困難。張福鎖當時和大家說:“一件事堅持10年就能成功,堅持20年就可能創造奇跡?!睍r間一晃而過,如今科技小院已走過第15個年頭。

                                  收到習近平總書記的回信后,張福鎖表示:“我們的同學確實吃了不少苦,我們吃的苦被總書記看到了、肯定了,我們是最幸運、最幸福的人,我們在不斷創造奇跡??萍夹≡河肋h在路上,我們都是追夢人??倳浽谛胖姓f我們科技小院‘解民生、治學問’,這兩個詞是對我們科技小院最完美的詮釋,我們將這兩個詞也用作了科技小院的院訓?!?/p>

                                  習近平總書記的回信激勵著科技小院的學生們,大家第一時間學習回信精神,還有學生將回信原文設置為電腦屏保,時刻激勵自己。中國農業大學駐巴彥淖爾市杭錦后旗蒙海玉米科技小院的研究生唐斌慶說:“總書記對鄉村振興和青年人的關注及重視令我備受鼓舞和振奮,更加堅定了我們做好科技小院、到鄉村做科研的信心?!?/p>

                                  殷殷關懷暖人心,諄諄囑托鼓干勁?,F在,“在路上”的科技小院已升級到“3.0+”版本。張福鎖團隊以古生村科技小院為基地,聯合全國30多家單位的300多位科研人員,打響了“洱??萍即髸稹?,想要建立起創新可復制的“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鄉村振興的示范樣板。

                                  總的來說,洱??萍即髸鸢ā叭髴鹨邸?,即水質保衛戰、高值農業攻堅戰、鄉村振興陣地戰。青年一代的教師和研究生是這場戰役的主力軍,他們來自中國農業大學、西南大學、云南大學、云南農業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北京林業大學、大理大學等高校,涉及作物學、農業資源與環境、植物保護、生態學、園林園藝等專業。他們在張福鎖的指導下,圍繞“洱海保護”貢獻自己的青春力量,他們也在這場“戰役”中汲取營養、不斷成長。如今,他們駐扎在洱海流域的15家科技小院中。

                                  為了打好水質保衛戰,張福鎖特別聘請了我國農業面源污染治理方面的著名專家、江蘇省農業科學院研究員楊林章做面源污染治理的項目專員,由他帶領團隊攻克面源污染問題。在楊林章的帶領下,團隊聯合全國頂尖的農業面源污染防治專家團隊,在古生片區構建了“六縱七橫”面源污染監測平臺,開展村莊面源精準監控和農田面源全面調查,對農業面源污染進行全時空全過程防控。

                                  除了洱海水質,大理還存在農作物不夠綠色高值的問題。張福鎖認為,綠色高值是中國農業未來的發展方向。

                                  “張老師最關心的就是如何能在有限的土地中獲得最高的產值?!瘪v扎古生村科技小院的中國農業大學博士生應飛宇說,“我們最初引入油菜薹的時候,當地村民不認識這個東西,甚至懷疑它不能吃。今年春天,張老師在試驗田里給村民講解它的功效、營養價值,還實地品嘗油菜薹,說這樣口感特別好,又鮮又脆又甜,當下就打消了不少村民的疑慮?!?/p>

                                  除了引進高值作物品種,他們還創新綠色智能肥與綠色增產增效技術,構建了周年綠色高值模式。

                                  “3.0+”版本科技小院的最重要使命就是助力鄉村振興。

                                  2022年10月,張福鎖成了古生村的“榮譽村民”。他長期駐扎在這里,對村里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如數家珍,他希望能夠全面助力古生村生態、文化和人才的振興。

                                  他們調研村民用水情況,為村民做科學用水、垃圾分類的科普,提高村民們的環保意識;給村民們做電商直播培訓,打造村落能人;挖掘古生村的文化底蘊,弘揚非物質文化遺產;推進鄉村支教工作,每月組織科技小院學生走進村里的學校,助力鄉村人才振興。

                                  以生態振興和產業振興為抓手,他們要將古生村打造成國家級鄉村振興的示范區,引領洱海流域綠色發展。這正是張福鎖一直強調的:“新時代的農業綠色發展要不斷創新思路、模式和做法,加強農村生態文明建設,加快形成綠色低碳的生產生活方式,守住美麗中國的‘生態屏障’?!?/p>

                                  中國要美,農村必須美。美麗鄉村建設既是美麗中國建設的基礎和前提,也是鄉村振興的必然要求和內容。作為一名植物營養學家,張福鎖時刻在想如何能讓植物吃飽,讓農民吃好,他想用自己所學為推動農業高質量發展、建設美麗農村、增進農民福祉做點實事。張福鎖今年63歲,他常說自己還要再工作60年。中國農業農村現代化事業正穩步推進,他也始終在路上。(本刊記者 賈文穎)

                                  來源:《神州學人》(2023年第8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prestonthomas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亚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秋霞蜜臀,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电影,亚洲欧美日韩国产,中中文字幕av